• <menu id="sw6ga"></menu>

    站內搜索

    新聞中心/ news

    行業聚焦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聚焦

    將24年尋找英烈的成果編輯成書,《平津戰役英烈傳》的編輯們說——出版人有責任讓英烈青史留名

    發布時間: 2021-09-30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 :韓萌萌 點擊:906次
    內容摘要:天津人民出版社近期出版的《平津戰役英烈傳》一書,呈現了平津戰役紀念館24年來尋找英烈工作的優秀成果。

    在第八個烈士紀念日到來之際,天津市的平津戰役紀念館肅穆莊嚴,電動刻刀琢磨大理石的聲響在英烈廳中回蕩。工人師傅正在將最新核實的烈士名字莊重地補刻在英烈墻上。

    “每一次補刻,我們都會提前通知烈士的后代,即使家屬無法到場,我們都會將整個過程拍成視頻、照好照片發給他們?!睆?015年入職,平津戰役紀念館陳列保管部的武麗潔一直負責核查、補充平津戰役烈士名錄,她告訴《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這一天補刻的王現龍、劉兆兵兩位烈士,是刻在英烈墻上的第6842、6843位烈士。

    天津人民出版社近期出版的《平津戰役英烈傳》一書,呈現的正是平津戰役紀念館24年來尋找英烈工作的優秀成果。

    讓英烈的故事躍然紙上

    “在歷時64天的平津戰役中,人民解放軍共有7030位烈士獻出了寶貴的生命?!逼浇驊鹨奂o念館黨總支書記、館長王培軍說,平津戰役紀念館1997年開館時,英烈墻上鐫刻了6639位烈士名字,還有391人“下落”不明。找到這些烈士,把他們的名字鐫刻在英烈墻上,就成了該館一代代工作人員努力的目標。截至目前,累計補刻烈士204名。

    “我從出生就未曾見過父親,今年74歲了,看著墻上的名字,第一次感覺與父親在一起,緊緊相連?!?019年2月,伊永山烈士的女兒從黑龍江遠道而來,并激動地說。

    “接到《平津戰役英烈傳》一書的出版任務,天津人民出版社深感責任重大,出版人有責任使紀念館搜集整理的寶貴史料盡早成書,讓先烈們名垂青史?!碧旖蛉嗣癯霭嫔琰h總支副書記、副總編輯安練練說,“不容青史盡成灰,紅色記憶永流傳。全身心投入、高質量完成出版工作,是出版人告慰英烈的最好方式?!?/p>

    該書策劃編輯趙藝是一位從業30多年的老出版人。她回憶說,從接過書稿的那一刻,就好像接過了為英烈存史的接力棒?!按蜷_書稿,一個個鮮活的人物躍然紙上,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尊重歷史,敬畏歷史,是編輯秉承的基本原則?!?/p>

    為此,編輯們認真打磨書稿,調整版式,盡全力讓書中文字和圖片以高標準呈現?!耙恍┝沂吭谏皼]有留下一張照片,但相信讀過這些英烈事跡的讀者,腦海里都會產生一張張英勇無畏的速寫?!痹摃熑尉庉嬯悷钫f。

    青年編輯李羚注意到很多烈士犧牲時只有二十幾歲,“我想說,這盛世如你們所愿,我們一定會接續奮斗下去!”

    把書里的故事刻進心中

    “平津戰役紀念館從上千名戰斗英雄和革命烈士中遴選出具有代表性的26位戰斗英雄、169位犧牲烈士事跡,他們中有‘功臣號’坦克駕駛員董來扶、三豎紅旗的小戰士鐘銀根、爆破英雄孫躍東……我們還將烈士名錄和補刻烈士名單分別按籍貫和補刻時間收入其中?!薄镀浇驊鹨塾⒘覀鳌芬粫鴪绦兄骶?、平津戰役紀念館陳列保管部副主任曹靜介紹說。

    王培軍總會帶著這本書出現在邀請他進行宣講的會場,可他從不翻開書來念,因為這些故事早已刻在了心里。他講湖南籍旗手鐘銀根的故事,講著講著眼圈就紅了,臺下的觀眾聽著聽著眼淚就下來了。很多天津人第一次知道,在1949年1月14日的河東區民權門,這個16歲的小戰士犧牲的最后一刻,還在用身體支撐著陣地的紅旗不倒。

    不只是王培軍,平津戰役紀念館的講解員多次在天津出版傳媒集團旗下的津讀書苑,帶領少年兒童一邊讀一邊講?!敖裉煳易x到這些故事,才能想象當時激烈的戰斗,才理解烈士的英勇無畏?!睆堯嬺v同學說。

    “傳承,就是對革命先烈最好的紀念。出版人就是挖掘紅色資源、弘揚紅色文化、傳承紅色基因的踐行者?!碧旖蛉嗣癯霭嫔琰h總支書記、社長劉慶表示,該社將繼續與平津戰役紀念館深入合作,進一步講好紅色故事,弘揚先烈光輝事跡。

    聯系電話 022-28306816

    地址:天津市河西區尖山路82號

    郵編:300211

    電子郵箱: tjcbcm@aliyun.com

    傳真: 022-28306586

    主辦:天津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津公網安備 12010302000947號  津ICP備18009576號 技術支持:快幫云

    篮球比分90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